如何使用 Arq Backup 来备份你的所有电脑

数据安全很重要,而且你一旦意识到了这一点,就会非常多疑。我之前在办公室里放了一台老款的 AirPort Time Capsule 2TB,本来也很满足了,备份速度慢一点但日子照样过下去。直到有一天,我休假回来连上 Wi-Fi 之后,Time Machine 提示我备份无法通过校验,需要重新开始一个新的备份。我点完确定之后,就开始睡不太好了,找一个备用方案迫在眉睫。

试用了刚推出的 Google Backup and Sync (一泡污),还有老牌的 Carbonite, 最近关闭个人服务的 CrashPlan,和非常接近完美的 BackBlaze 之后,我在所有的电脑上部署了 Arq Backup 5,配合 OneDrive 使用。

在开始教程之前,如果你是一个只想备份一些自己存的文档资料的用户,可能 Dropbox 就应该够用了。如果你是一个想要备份自己日益增长视频资料的用户,BackBlaze 的 50 刀每年无限量备份比较适合你,但是 BackBlaze 有三大坑:1. 备份的硬盘虽然没有限量,但是至少 30 天内要连接一次电脑。2. 备份历史只有 30 天可查。 3. 一些系统文件夹和应用文件夹无法通过 BackBlaze 备份。

更多 BackBlaze 的介绍,可以看少数派 Matrix 的这篇文章

言归正传,Arq Backup 已经有八年开发历史了,它支持各大云服务提供的对象存储(AWS S3,AWS Glacier,Wasabi,Backblaze B2 和 Google near/cold line)还支持所有主流网盘(Google Drive, Dropbox, OneDrive 和 Amazon Cloud Drive)对不起,百度网盘不是主流网盘,坚果云不适合做全机备份,您手上的阿里云 OSS 可能也可以配合 Arq 使用。

对了,还可以通过 SFTP 方式备份到自己的 VPS 上,详细的支持如下:

各大云的价格如下(注意对象存储的数据取回是需要花钱的,冷数据存储还需要等一定时间「融化」它):

在上传备份的时候,Arq 会把你的数据本地加密,然后上传加密的版本,密码本地存储,丢了麻烦就大了。恢复数据可以使用任意一台电脑,只要你能访问存储的空间记得密码就行了。如果你用的是对象存储,有价格方面的顾虑的话,Arq 也可以设置 budget,涓流取回,非常贴心。

我个人用的是 OneDrive,可以把 Office 365 送的 1TB 空间用起来。

添加备份源不必我说,如果你是 SFTP 备份到 VPS 的话要记得选好备份的目录,在设置里可以选择所有备份占用的空间,备份频率和备份之前之后需要跑的脚本。

这样在主界面上,就可以添加备份的文件夹了,我备份了 home 文件夹和 Application 文件夹,但 Arq 没有 BackBlaze 那样的文件夹限制,比较优秀,Arq 也支持按照规则来筛选备份文件类型和排除文件夹。

选定文件夹之后一定要记住输入的加密密码

然后它就会在你给定的时间间隔中嗷嗷备份了,首次的上传比较慢,往后都是增量备份。你也可以在设置里指派 Arq 的备份频率,保留 24 小时所有备份,保留一个月内的每日备份,保留再之前的每周备份。

当然,Arq 也支持设置上传速率限制和 CPU 占用,总之还不错,睡得着了,取回速度也挺快,比我 Time Machine 找个文件恢复快多了。

当然我只备份 Home 和 Application 也是因为已经有 Time Machine 全盘备份了。照你的需求选择,丰俭由君。

另外,Arq 还支持备份出错或者成功的时候发送邮件通知,填写 SMTP 服务器就行,非常适合无人值守机子的备份。

Arq 还有和 Mac 端一样好用的 Windows 客户端,界面和功能居然没差,总之很厉害,是我愿意请开发者喝咖啡(每月最多两杯)的一款优秀软件。

Arq 5 目前的价格是 50美元 购买全平台的你名下的无限量计算机授权,或者单个服务器授权,终身授权要再加30美元,有学生优惠,但需要发邮件至  support@arqbackup.com 咨询。

村子里唯一的同性恋

线性观察独立开发者的心态非常好玩:起初可能确实是小而美的,产品别具匠心,解决了一部分用户的痛点,也因此获得了一些媒体的关注。紧接着戴上了「独立开发者」的帽子,行事开始 indie 起来,会多多少少透露一些开发秘辛,晒一下开发成本,写几篇博文回顾一路走来的风风雨雨,上了 V2EX 的每日热门,不断在评论里微笑握手致谢。紧接着有一天 App Store 首页给了推荐位,哇噻。

这几天 Pin 的开发者和锤子科技的纠纷就是在那一声「哇噻」之后悄然展开的,在谴责盗版生态和开发秘辛不够满足获得感之后,开发者愿意把之前公开发表过的声明重新吞回去,吐出来一个全新的「话题」给科技媒体享用。在媒体推波助澜之后达到了顶峰——最后开发者无非再感叹独立开发很难,媒体点头表示理解,劝大家兼听则明。最后无法收场的时候谴责网路暴力,最后获得一些感受。

其实我真诚认为,国内的独立开发者是更爱尖叫一些的。就像《小不列颠》中苏格兰闭塞乡村的胶衣同性恋 Daffyd Thomas 在酒吧里感叹的那样「作为村子里唯一的同性恋,我真的好苦」而 Daffyd 在的村子里同性恋层出不穷,酒保就是女同性恋,酒吧里经常有穿着各种 fetish 制服的同性恋走来走去。Daffyd 尖叫道:「我,我才是这个村子里唯一的同性恋!」

正因为国内独立开发者相对比例较少,且盗版猖獗,给了很多开发者喊难的理由。科技媒体乐于营造 app is changing the world 这样的 narrative,给了开发者和他们的生产力 app 高功率的聚光灯。两者合二为一,舞台冉冉升起,不唱一曲真的显得过不下去,摆 pose 亮嗓,台下大学生嗷嗷叫好。至于他们上榜、获奖的 app,则越做越差,过一阵子宣布收费改为订阅制,然后渐渐失去它们的用户。

至于炒热话题风向突转之后快速收声的科技媒体,他们总能找到下一个 Daffyd Thomas 和下一个生产力提升神器(不买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