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如何使用 youtube-dl 抓取 YouTube 频道的更新 | Electronic Moon

在这篇文章中,我只写了抓取的部分,但整个实现还不是非常自动化。这几天琢磨了一阵子之后,我搞清楚了如何使用 crontab 将整个抓取行为定时自动化进行,并且将抓取的内容自动化上传任意给定网盘。如果你像我一样是第一次接触 cron,网上有很多介绍教程用来入门,这里我给了 Admin’s Choice 的教程做参考。

具体的细节不在这里赘述了(因为真的太简单)唯一需要注意的一点是,执行原文中的 shell script 时默认需要在 shell script 所在的文件夹内寻找配置文件,所以在执行之前,必须将路径跳转到 shell script 所在文件夹内。「每隔六个小时自动跳转到 shell script 文件夹内并执行 shell script」的写法如下:

0 */6 * * * cd /home/YouTube/youtube_channel_archiver-master/ && sh /home/YouTube/youtube_channel_archiver-master/download_archive.sh

而自动上传到网盘,rsync 似乎是最好的选择,关于此,网上也有很多教程可以参考。同样,rsync 的命令可以写到 crontab 里自动执行。这样 YouTube 频道出现更新之后,就可以全自动化抓取并上传网盘啦。

Source: 如何使用 youtube-dl 抓取 YouTube 频道的更新 | Electronic Moon

针对直播设计的游戏

Getting Over It with Bennett Foddy.

我无法用语言描述我有多么讨厌这款游戏,这款 2017 年 10 月随 Humble Bundle 发售的游戏,因为特有的「对玩家的敌意」和「似乎永远无法完成的关卡」,在 2017 年底火了足足两个月。YouTube Gaming 和 twitch 上关于这款游戏的视频层出不穷,开发者 Bennett Foddy 不断接受采访揭露一茶匙这么浅的游戏设计理念:「这款游戏是为了伤害一类玩家设计的」他这么说,「在一定程度上,我是为了解构游戏设计,跳出传统游戏制作的桎梏,带着一种暗黑的幽默感来做的 Getting Over It」

随他怎么讲,但我认为,这款游戏是为了 reddit 和 twitch 设计的,它的设计理念只是为了成为一个 meme,迅速占领大家的注意力并且迅速离开,赚一笔快钱,是相当可耻且不配称作游戏的。

解构游戏设计,跳出桎梏,带着一种暗黑幽默感设计的游戏,是 2013 年底由 Galactic Cafe 发布的 The Stanley Parable,它结构和嘲讽了游戏开发者和玩家的微妙关系,试图预见了玩家在面对一款游戏时会做出的所有尝试——甚至在成就系统里,开发者还一定程度上嘲笑了那些成就完美主义者,设计了一个完全不可能完成的成就。The Stanley Parable 是深思熟虑的产物,它甚至相当无趣,但它探讨的关于游戏与玩家的关系具有非常精细的质地。换句话说,它并不是一款为了病毒性传播而制作的游戏。

但在移动流量大爆发的今天,很多游戏开发者确实是在为了直播开发出了类似于 Getting Over It 的游戏,这些游戏制作粗糙,但具有较强的对抗性(无论该对抗是发生在玩家与游戏还是玩家与玩家),可以在反复练习之后炫技。在病毒传播之后,知名主播暗暗较劲在比拼,开发者笑嘻嘻数钱。还有好多类似 Getting Over It 的作品,为了避免招骂在此就不一一列举了。

Netflix 脱口秀专场推荐

新年好哇!

我来推荐几场 Netflix 脱口秀专场。众所周知,Netflix Originals 的电视剧是屎,但 Netflix Originals 的脱口秀专场异常好,大概是因为脱口秀制作不像电视剧一样头绪很多,能 fuck up 的地方比较少,只要脱口秀明星本人不要发挥失常,不要对着别人撸管,做的节目不会差到哪里去。

好了废话少说现在开始推荐:

Dave Chappelle – The Age of Spin: Live at The Hollywood Palladium 

作为脱口秀界当之无愧的元老级人物,Chappelle 阔别 10 年之后的 LA 首秀实在是太棒了。这场讲了关于 OJ 的四个小故事,很多敏感梗,气氛非常 Chappelle. 如果你只看一场,那就看这一场吧!(片头和片尾的旁白,是 Morgan Freeman)

Dave Chappelle – Equanimity & the Bird Revelation

仍然是他,Equanimity 和 Bird Revelation 是一个合辑中的单独两集。作为首集的 Equanimity 的场子更大一些,讲的形式和结构也略微正式一些,笑话和梗的 delivery 行云流水。Chappelle 在这场碰了敏感话题,也有完全严肃的说情梳理环节,非常了不起。而在 Bird Revelation 中,场子更小,给人的感觉更私人 一些,在这场中,Chappelle 讲了 Louis CK 的性骚扰指控,尺度大到晨间新闻和 the view 上会被轮个好几天的地步。也很推荐。

Louis C.K. – Hilarious

非常 Louis 的一场,可能是继 Oh My God 之后路易发挥最棒的一场,忘了 2017 吧!如果你没有听说过 Louis C.K.,先去看 Oh My God,然后再来看这一场。

John Mulaney – New In Town

作为 SNL 的老牌编剧,John Mulaney 曾一度以俊俏的脸庞成名(并不是这样的)这一场他同样讲了很多自己的成长经历,对自己进行了较为精准的总结与嘲笑。整场秀的结构非常非常工整。在 Netflix 上 Mulaney 还有另一场 the comeback kid,也较为好看,但因为那场中间太干了,所以推荐这一场。

Jack Whitehall – At Large

2017 年 Netflix 待 Jack Whitehall 不薄,但他本人也较为争气,交上来的这一场秀和 Travels With My Father 质量都非常高。在这场秀中,Jack Whitehall 可以说使出了浑身解数搞笑,虽然用了很多之前讲过的老梗,但仍然值得一看。最后,In case you are wondering, Jack 是直男。

总之先介绍这五场,说起 Netflix 脱口秀,很多人都会提到 Ali Wong 的小车祸和 Amy Sschumer 的抄袭/尴尬大车祸,其实不是这样的,Netflix 脱口秀的质量非常高,希望能给你带来一些快乐。

降噪 – 后续

后续:

今天我和导师约了早八点讨论问题,代替了原来九点晨会,在导师办公室呆到十点钟才回我们办公室。

老吴(坐在黑暗中):你怎么越来越浪了。

老吴(坐在黑暗中):现在都十点钟才出现了,晨会也不来开了。

我(打开灯):晨会有说什么吗?

老吴(坐在光明中):没有说什么,就还是老样子。

我:可是我跟导师在一起诶,明明没有开晨会吧。

老吴:哦,你和导师在一起做什么?

我:(被气到说不出话来)

老吴:和导师在干啥?讨论问题吗?

我:在搞同性恋。

老吴:懂了

 

Source: 降噪 – Electronic Moon

照顾好那些喜欢透明电子产品的人

好像总有朋友喜欢把自己心爱的电子产品后壳改成透明塑料的,稍稍出名一些并且 mod 难度不高的电子产品都惨遭毒手,而且这个惨绝人寰的行为非常流行,我就曾一度认为 iPod Classic 出过前盖透明的版本,没想到是 mod 社区稳定产出的结果。

Jerry Rig Everything 是一个去年刚火起来的 YouTube Channel,它的主人 Zack 是一个具有理工科特性和美德的人,就像所有想要红起来的泛科技类 YouTube Channel 一样,他也走了电子产品暴力测试的路线,但 Zack 是一个聪明人,和 EverythingAppleProTechSmartt 不一样,他暴力测试的时候不是到户外摔手机,而是徒手把手机掰断,或者用硬度笔来划屏幕,用打火机烧屏幕和机身,这样就可以将 torture test 变得理直气壮一点:「我们这是正经测试,不是闹着玩的!」

但是人类之所以是人类,是因为人类会使用控制变量法,我无法看下去 Zack 的视频,因为他的测试不标准,他不戴任何防护器具,他出的维修指南都厚此薄彼(修完了之后外壳基本上是坏的),我认为他和把 iPhone 7 塞入一个西瓜然后从十二楼扔下去的科技博主区别不大。

但是不可否认 Zack 满足了那些喜欢把电子产品后壳改成透明的人,他们可能比较喜欢自己管理后台,可能对苹果和安卓的 UI UX 设计都颇有微词,想要自己美化一下系统界面,可能他们有一天会遇到深陷火灾现场的紧急情况,然后非常高兴地想到自己口袋里的 Galaxy S8 可以被打火机点三十秒屏幕还不出现永久伤痕——照顾好这些可爱的人。

Source: JerryRigEverything –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