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ctronic Moon 电子月亮

CategoryPolitics

一个噩梦

五月份的时候系里挂了一个展示牌:「识别身边的间谍」,措辞相当共产中文,漫画粗糙、诙谐而且很丑。中心思想是同学们应该睁大眼睛竖起耳朵,观察一下身边的同学同事朋友,是否经常有不明财物,是否行踪不定,是否向往西方生活方式。

牌子倒了,我歪脖子看了一会儿,觉得挺可笑的。

但是自那以后,我就开始做一系列奇怪的联想和白日噩梦了:

给自己的电脑设置备份,放在 amazon glacier 上,一切设置妥当,看着数据慢慢上传的时候,我心里想,如果有人突然在这个时候审查我的上网流量。描述我正在「向境外服务器传输实验数据和资料」,我是没有办法办法澄清自己的。

紧接着幻想慢慢展开,我开始回想自己硬盘里存了哪些内容,我是否需要将工作电脑和个人电脑给分开,是否需要把自己的硬盘用 FileVault 加密。一个人呆呆想了很久。

我开始不理智购入 VPS 并且大量阅读实践隐藏虚拟身份的方法,我甚至有一阵子用全局代理访问所有的网络服务,猫着腰悄悄上网。总而言之我活得更像一个间谍了,拜那几张海报所赐。我在心中打着「被捕之后的新闻通告」腹稿,用共产中文描述自己稀松寻常的生活方式。他,向往欧美生活方式,听 Hamilton 流眼泪,访问境外网站。他,传输大量数据出去境外。他,和欧美人关系密切,整个人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间谍!他,昼伏夜出,酗酒,脾气暴躁,对身边的人常常不耐烦,所以今天的下场是早早可以预见的。

事实上什么也没有发生,这让我想起来 2009 年去爷爷家吃饭,说我最近在听 VOA special English,解释完 VOA 的中文名之后,我爷爷放下筷子正色道:「这个在早些时候就是收听敌台,不要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要辩证地接受信息。」

你看,大家都在自我审查。所以落到今天这样张皇失措的下场是因为什么呢?

大概是因为我们命贱。

Electronic Moon 电子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