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直播设计的游戏

Getting Over It with Bennett Foddy.

我无法用语言描述我有多么讨厌这款游戏,这款 2017 年 10 月随 Humble Bundle 发售的游戏,因为特有的「对玩家的敌意」和「似乎永远无法完成的关卡」,在 2017 年底火了足足两个月。YouTube Gaming 和 twitch 上关于这款游戏的视频层出不穷,开发者 Bennett Foddy 不断接受采访揭露一茶匙这么浅的游戏设计理念:「这款游戏是为了伤害一类玩家设计的」他这么说,「在一定程度上,我是为了解构游戏设计,跳出传统游戏制作的桎梏,带着一种暗黑的幽默感来做的 Getting Over It」

随他怎么讲,但我认为,这款游戏是为了 reddit 和 twitch 设计的,它的设计理念只是为了成为一个 meme,迅速占领大家的注意力并且迅速离开,赚一笔快钱,是相当可耻且不配称作游戏的。

解构游戏设计,跳出桎梏,带着一种暗黑幽默感设计的游戏,是 2013 年底由 Galactic Cafe 发布的 The Stanley Parable,它结构和嘲讽了游戏开发者和玩家的微妙关系,试图预见了玩家在面对一款游戏时会做出的所有尝试——甚至在成就系统里,开发者还一定程度上嘲笑了那些成就完美主义者,设计了一个完全不可能完成的成就。The Stanley Parable 是深思熟虑的产物,它甚至相当无趣,但它探讨的关于游戏与玩家的关系具有非常精细的质地。换句话说,它并不是一款为了病毒性传播而制作的游戏。

但在移动流量大爆发的今天,很多游戏开发者确实是在为了直播开发出了类似于 Getting Over It 的游戏,这些游戏制作粗糙,但具有较强的对抗性(无论该对抗是发生在玩家与游戏还是玩家与玩家),可以在反复练习之后炫技。在病毒传播之后,知名主播暗暗较劲在比拼,开发者笑嘻嘻数钱。还有好多类似 Getting Over It 的作品,为了避免招骂在此就不一一列举了。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