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ctronic Moon 电子月亮

村子里唯一的同性恋

线性观察独立开发者的心态非常好玩:起初可能确实是小而美的,产品别具匠心,解决了一部分用户的痛点,也因此获得了一些媒体的关注。紧接着戴上了「独立开发者」的帽子,行事开始 indie 起来,会多多少少透露一些开发秘辛,晒一下开发成本,写几篇博文回顾一路走来的风风雨雨,上了 V2EX 的每日热门,不断在评论里微笑握手致谢。紧接着有一天 App Store 首页给了推荐位,哇噻。

这几天 Pin 的开发者和锤子科技的纠纷就是在那一声「哇噻」之后悄然展开的,在谴责盗版生态和开发秘辛不够满足获得感之后,开发者愿意把之前公开发表过的声明重新吞回去,吐出来一个全新的「话题」给科技媒体享用。在媒体推波助澜之后达到了顶峰——最后开发者无非再感叹独立开发很难,媒体点头表示理解,劝大家兼听则明。最后无法收场的时候谴责网路暴力,最后获得一些感受。

其实我真诚认为,国内的独立开发者是更爱尖叫一些的。就像《小不列颠》中苏格兰闭塞乡村的胶衣同性恋 Daffyd Thomas 在酒吧里感叹的那样「作为村子里唯一的同性恋,我真的好苦」而 Daffyd 在的村子里同性恋层出不穷,酒保就是女同性恋,酒吧里经常有穿着各种 fetish 制服的同性恋走来走去。Daffyd 尖叫道:「我,我才是这个村子里唯一的同性恋!」

正因为国内独立开发者相对比例较少,且盗版猖獗,给了很多开发者喊难的理由。科技媒体乐于营造 app is changing the world 这样的 narrative,给了开发者和他们的生产力 app 高功率的聚光灯。两者合二为一,舞台冉冉升起,不唱一曲真的显得过不下去,摆 pose 亮嗓,台下大学生嗷嗷叫好。至于他们上榜、获奖的 app,则越做越差,过一阵子宣布收费改为订阅制,然后渐渐失去它们的用户。

至于炒热话题风向突转之后快速收声的科技媒体,他们总能找到下一个 Daffyd Thomas 和下一个生产力提升神器(不买不是人)。

About the author

王惊喜

Add comment

Leave a Reply

Electronic Moon 电子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