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ctronic Moon 电子月亮

王惊喜

改革开放初期,有一类书非常畅销,这类书用宛如初生婴儿的猎奇目光注视在那时对人们来说较为新奇的事物。单纯可爱,清新动人,结尾处往往振臂高呼 ———— 美国拥有的优越制度,我们无须羡慕,等到那啥初步实现复兴的时候,我们自己家也能有专门拿来藏酒的地窖!

非常可爱,其中最可爱的一本就是《哈佛女孩刘亦婷》,当然后面有前仆后继讲民主体制的,华裔讲竞选州长的,描绘了一种开眼看世界的感受。本文接下来也会用这种新奇文体,进行一系列中美对比,然后结尾试图升华一下。

最近的一个月我作为助教带了一门讲超导的课,是 U 校和 P 校两校联合我校开的一门选修课程,10 个美国学生,10 个中国学生,1 个诺贝尔奖得主教授,还有 3 个睡眠严重不足的研究生,组成了一个大家庭。

当然我是有话来讲,否则不会铺垫那么久,免去碎碎念之后最让我惊讶的就是,中国学生不喊我名字。

完全不喊,讨论群里称呼我们 TAs,邮件称呼 Dear TA,课后提问称呼我们「哎」,对比美国学生第一堂课后就试图学会发音我的名字,反差实在是有点大。当然我算不上为人师表,也不是党员,没有期待对方在上课之前起立喊一个老师好,然后再转向喊一个 TA 好。但我本人单纯觉得 TA 这个称呼非常让人感觉尴尬,在心里暗暗希望学生有一天能开始喊我名字,于是我在每一封邮件里都安插了自己的全名,静静祈祷。

一个月课程结束了,我在十分钟之前收齐了大作业,每一封邮件里的开头,还是喊的 Dear TA.

升华不了了,我本人就是容易被这种繁文缛节伤到,最后一天我请美国学生在学校附近的便宜酒吧喝了一轮,感谢他们对我的照顾。本校学生没有受邀。

About the author

王惊喜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Electronic Moon 电子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