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ctronic Moon 电子月亮

第二外语文字壁垒

我妈妈在化妆品行业工作,这个行业里大家都(至少在明面上)相亲相爱,所以我妈妈即便在江浙方言环境中生活,至少在家里还是坚持跟我说普通话。非常文雅:起床啦,吃早饭,你今天打算做什么?今天我需要你去外婆家拿一下她包的粽子,谢谢你!请你清理一下你的桌子,请你不要光着脚跑来跑去,怎么回事,你怎么还没有吃早饭?(切换成方言:你只死样怪气的懒猪!

是的,我发现了,她在骂我的时候会用方言,如果我当场能让她消气的话,她可以在下雨句话切换回化妆品行业预包装好的普通话。

还有一次,我偷听到了我师兄和他女朋友打电话,那是一个大雨天,我师兄在试图安慰她:「我没有忘了你,我就是这几天有点忙,不好意思,你不要这样,I really like you, girl, I could not live without you」,说中文的时候还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说英文的时候就可以变成 Justin Timberlake. 但真的有效,你让一个堂堂正正的河北男人说出「我真的喜欢你,我离开你活不了了」是不可能的,像什么话,是配音的好莱坞大片吗?

接下来得说到了我最近在准备的 GRE 考试了,Issue 部分我实在是写不好,总觉得题目刁钻而且不值得研究,即便是我有话可讲,说理还是不行。我当然可以使用中文举出很多例子来写得还算不错,当自己的文本出现常见的逻辑问题的时候也能当场纠正。但是换成英文对我来讲就真的挺困难的,整个写作过程很不享受,也无法施展一些自己常用的写作技巧。我两个礼拜前考了一次,上个礼拜知道了写作成绩,几乎让我有了 PTSD. 但如果让我写的 Issue 是当一回英文连岳来分析自己最近遭遇的情感问题,我想我可能会表现出色一点。

Anyway,因为 GRE 没考好写出了这么一堆借口,我还真是千古奇男子。关于第二语言作为抒情便捷通道也不只是我有体会,奉上一篇讲这个的论文(还挺好懂)。

Words, feelings, and bilingualism

About the author

王惊喜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Electronic Moon 电子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