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肖子孙之一种

昨天在干活的时候听 podcast,话题是死亡,非常沉重,但死亡近来被谈论很多,也不是什么大事。访谈嘉宾有一个韩美混血女歌手,母亲隐瞒患癌的事实,在发现之后已经中晚期,和大多数人一样,化疗是唯一选择,不是为了活命,纯粹是为了不存在的一线生机。

但女歌手话锋一转,徐徐说到了自己在照顾临终的母亲时的感悟,说了三件事情:

1.母亲是韩国人,美国文化里会给生病的人煮鸡汤,但她从来不知道韩国文化传统中要给生病的人煮什么吃,很担心自己从此会与那一部分的 heritage 分离。

2.在母亲生病之后,自己马上就给男朋友打了电话求婚,并且在母亲去世前一周完成了婚礼,母亲再也不会看不到自己女儿结婚了,可以说非常幸福。

3.在母亲去世之后,她的感受非常 surreal,因为前一个礼拜还在写婚礼贺词,后一个礼拜就开始写母亲的悼词。

有没有发现出了什么问题,这位朋友是将母亲的死亡变成了自己的事情。《百年酒馆》里 Sylvia 确诊乳腺癌之后没有告诉自己的女儿,理由是:”She will make it all about herself.” 并没有给出进一步的解释,但现在看来还是比较清楚的:很多时候人们会鼓励你经历不同的人生,去探索更多不同的可能,但对于即将去世的人,如果还抱着积攒人生经历的心态,未免也太残忍。

PS: Podcast 还是 Lena Dunham 的 Women of the hour Season 2 Episode 9.

照顾好那些喜欢透明电子产品的人

好像总有朋友喜欢把自己心爱的电子产品后壳改成透明塑料的,稍稍出名一些并且 mod 难度不高的电子产品都惨遭毒手,而且这个惨绝人寰的行为非常流行,我就曾一度认为 iPod Classic 出过前盖透明的版本,没想到是 mod 社区稳定产出的结果。

Jerry Rig Everything 是一个去年刚火起来的 YouTube Channel,它的主人 Zack 是一个具有理工科特性和美德的人,就像所有想要红起来的泛科技类 YouTube Channel 一样,他也走了电子产品暴力测试的路线,但 Zack 是一个聪明人,和 EverythingAppleProTechSmartt 不一样,他暴力测试的时候不是到户外摔手机,而是徒手把手机掰断,或者用硬度笔来划屏幕,用打火机烧屏幕和机身,这样就可以将 torture test 变得理直气壮一点:「我们这是正经测试,不是闹着玩的!」

但是人类之所以是人类,是因为人类会使用控制变量法,我无法看下去 Zack 的视频,因为他的测试不标准,他不戴任何防护器具,他出的维修指南都厚此薄彼(修完了之后外壳基本上是坏的),我认为他和把 iPhone 7 塞入一个西瓜然后从十二楼扔下去的科技博主区别不大。

但是不可否认 Zack 满足了那些喜欢把电子产品后壳改成透明的人,他们可能比较喜欢自己管理后台,可能对苹果和安卓的 UI UX 设计都颇有微词,想要自己美化一下系统界面,可能他们有一天会遇到深陷火灾现场的紧急情况,然后非常高兴地想到自己口袋里的 Galaxy S8 可以被打火机点三十秒屏幕还不出现永久伤痕——照顾好这些可爱的人。

Source: JerryRigEverything – YouTube

I Got Rejected by Apple Music… So I Redesigned It – Startup Grind – Medium

看完之后可以理解为什么作者会被 Apple Music 设计团队给拒绝了,特别是首页这个将字号从 Light-Heavy 改成 Regular-Semibold 的选择,还是相当业余的。大字号大 spacing 和 bold typeface 加上卡片导航,是苹果继 iOS 7 之后的第一次大型 HIG 更新,是以内容为先为主要考虑,在 Apple News 下的表现简直可以起立鼓掌。其次,Apple Music 的精髓或者说唯一竞争力就是 Radio 和 Beats 1 电台,作者居然建议将 Radio 的入口换成 MV ,可以说非常不懂苹果。MV 在一个音乐应用中的使用频率会比 Radio 更高吗?不见得。

总体来说,这篇文章中描述的 ”redesign“ 就是将 Spotify 和 Tinder 的一些特性囊括到 Apple Music 中,非常奇怪,例如双击专辑封面给歌曲点赞,很让人迷惑,我双击的是专辑封面,我给专辑还是歌曲点赞呢?逻辑出现了问题。

当然,文章中唯一可取的就是对 Apple Music Playlist 展示的专辑封面进行统一 VI 的设计,这个我举双手赞成,目前 Playlist 简直是太杂乱了。

Source: I Got Rejected by Apple Music… So I Redesigned It – Startup Grind – Medium

 

第二外语文字壁垒

我妈妈在化妆品行业工作,这个行业里大家都(至少在明面上)相亲相爱,所以我妈妈即便在江浙方言环境中生活,至少在家里还是坚持跟我说普通话。非常文雅:起床啦,吃早饭,你今天打算做什么?今天我需要你去外婆家拿一下她包的粽子,谢谢你!请你清理一下你的桌子,请你不要光着脚跑来跑去,怎么回事,你怎么还没有吃早饭?(切换成方言:你只死样怪气的懒猪!

是的,我发现了,她在骂我的时候会用方言,如果我当场能让她消气的话,她可以在下雨句话切换回化妆品行业预包装好的普通话。

还有一次,我偷听到了我师兄和他女朋友打电话,那是一个大雨天,我师兄在试图安慰她:「我没有忘了你,我就是这几天有点忙,不好意思,你不要这样,I really like you, girl, I could not live without you」,说中文的时候还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说英文的时候就可以变成 Justin Timberlake. 但真的有效,你让一个堂堂正正的河北男人说出「我真的喜欢你,我离开你活不了了」是不可能的,像什么话,是配音的好莱坞大片吗?

接下来得说到了我最近在准备的 GRE 考试了,Issue 部分我实在是写不好,总觉得题目刁钻而且不值得研究,即便是我有话可讲,说理还是不行。我当然可以使用中文举出很多例子来写得还算不错,当自己的文本出现常见的逻辑问题的时候也能当场纠正。但是换成英文对我来讲就真的挺困难的,整个写作过程很不享受,也无法施展一些自己常用的写作技巧。我两个礼拜前考了一次,上个礼拜知道了写作成绩,几乎让我有了 PTSD. 但如果让我写的 Issue 是当一回英文连岳来分析自己最近遭遇的情感问题,我想我可能会表现出色一点。

Anyway,因为 GRE 没考好写出了这么一堆借口,我还真是千古奇男子。关于第二语言作为抒情便捷通道也不只是我有体会,奉上一篇讲这个的论文(还挺好懂)。

Words, feelings, and bilingualism

银河护卫队——更新款的加勒比海盗

加勒比海盗以前是真的很红,冒险题材,主角性格很奇怪,比较酷,很广袤的大海,恰如其分的生离死别(意思是重要的角色永远不会去世,传统意义上去世的角色都是五分钟前才铺垫好感人的一面的),还有永恒的爱。

这样的描述是不是非常像银河护卫队?所以博主在此大胆预测,在银河护卫队拍到第五部的时候,就没有人会愿意看了————歌再好听也不可以,有没有开玩笑,当我们没有见过 Spotify 吗?

Apple’s China Problem – Stratechery by Ben Thompson

The fundamental issue is this: unlike the rest of the world, in China the most important layer of the smartphone stack is not the phone’s operating system. Rather, it is WeChat.

来源: Apple’s China Problem – Stratechery by Ben Thompson

昨天使用了 WordPress 的快速发布功能丢了 comment 文字,简要地说就是 Ben Thompson 和 John Gruber 实在是太不了解中国市场的情况了,而且发文章互相引用和 bolster,非常不负责任,具体的大家可以看姊妹博客发的这篇,讲得很详细:

 

Prins Thomas: Paradise Goulash Album Review | Pitchfork

这张专辑真的不错

Prins Thomas’ Paradise Goulash is a real-time, hand-mixed DJ set, and it spans 57 songs and hours of music. It’s the kind of mix you might plan a dinner party around, but beware—somewhere in the middle stretch, there will be dancing on tables, and it will probably be barefoot.

来源: Prins Thomas: Paradise Goulash Album Review | Pitchfork

一个人一辈子就只有这么多 fucks 好给,谁先给完谁先走

“Most of us struggle throughout our lives by giving too many fucks in situations where fucks do not deserve to be given. We give too many fucks about the rude gas station attendant who gave us our change in nickels. We give too many fucks when a show we liked was canceled on TV. We give too many fucks when our coworkers don’t bother asking us about our awesome weekend.

Meanwhile, our credit cards are maxed out, our dog hates us, and Junior is snorting meth in the bathroom, yet we’re getting pissed off about nickels and Everybody Loves Raymond.

Look, this is how it works. You’re going to die one day. I know that’s kind of obvious, but I just wanted to remind you in case you’d forgotten. You and everyone you know are going to be dead soon. And in the short amount of time between here and there, you have a limited amount of fucks to give. Very few, in fact. And if you go around giving a fuck about everything and everyone without conscious thought or choice—well, then you’re going to get fucked.”

Excerpt From: Mark Manson. “The Subtle Art of Not Giving a Fuck.”

真实的一本正能量(没错)好书,推荐给大家。

Check This Box if You just started a parade of cliché

这篇文章很温暖,几乎足够点燃十三岁的我对世界抱有的美好向往。同时,这篇文章也是二十四岁的我第一次在《读者》和《青年文摘》以外读到了面试扶扫把,推门进入总裁办公室听到「恭喜你被录取了」这类 cliché.

在录取的时候观察和重视一个学生是否除了在 CV 里疯狂展露出的智能之外还有些许人性和温情可能确实重要,但是在餐厅里落下巧克力棒被学生归还就可以浸入思绪长河的这位老师未免是有些刻奇。我不是要愤世嫉俗,招生是需要全方位查看一个学生的实力,但将这样的事情写出来并有意鼓励学生多展示自己可拆卸的温情,或许有一点太一码归一码了。所以当读到作者下面这段真情流露的时候,我还是很不舒服。

Next year there might be a flood of custodian recommendations thanks to this essay. But if it means students will start paying as much attention to the people who clean their classrooms as they do to their principals and teachers, I’m happy to help start that trend.

来源: Check This Box if You’re a Good Person – The New York Times